在线视频,图片,小说

娇妻坏坏-01

时间:2019-10-08

第01章
  我的爱妻生来就是我的妻子,她是我的表妹。有人或许会问现在怎么可以近亲结婚呢?让我来细细的讲。
  我生活在中部的一个中型城市,小时候是在城关镇长大的,我的家族都在这里,妻子的奶奶和我的外公是亲兄妹。
  是的,我和妻子当然算是表兄妹了,也算是娃娃亲,从我记事起就知道她是我的老婆。我还依稀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,那时我大约五六岁,学前班的一个小淘气。那天妈妈跟我说:小虎(我的小名)跟我去看小妹妹。我问哪里有小妹妹,妈妈就带着我去了表舅家。
  那一天是妻子做满月的日子,我在摇篮(一种竹木制的摇篮,大约一米多长半米宽,现在很少见到了)里见到了她,她粉粉的,嫩的躺在摇篮里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到现在仍然清楚记得当时我的反应,我趴下去亲了她,小宝贝咯咯的笑,我那一整天不断的亲她,然后唱幼儿园的歌,跳幼儿园的舞逗她玩。
  我问妈妈:她叫什么名字呀?妈妈说:还没名字呢,等到一百天的你姥爷给她起名。这是必需的,因为我的名字也是姥爷起的,姥爷可是我们家乡十里八里都闻名的文化人,在镇上的中学做了近二十年的校长呢。对了,我的名字——秦枫。枫的谐音是丰,寓意是红,姥爷当然是希望我们家红红火火,生活富足了!
  这时间大人们都围着我们,也不知是表舅妈还是哪位阿姨婶婶问我:小虎,把妹妹给你做老婆好不好?那时我对老婆这个词不是很理解,但是知道那是个好东西,于是我点头答应了。
  等她渐渐的长大,我便多了一个跟屁虫。当然她的名字也有了,雅婷!姥爷起的,当然是希望她长成一个文静美丽的女孩子。从小到大,雅婷最粘我,由于两家隔得不远,我们俩睡在一张床的日子好多好多,一直到我上初中。记得全家人送我去市里读书的时候,雅婷追着大客车哭的很伤心,我也伤心了好一阵日子。
  雅婷正式成为我的未婚妻,是在我大学毕业,二十一岁那年,雅婷十六岁。
  那一天,家族的亲人们都聚在一起,高兴而且热烈的为我们祝福。我也在亲人们的起哄里很正式的亲了雅婷。嘿嘿,虽然我之前已经偷偷的亲过她了。那一整天,雅婷的脸蛋都是红扑扑的,话也没说几句,但我知道她也非常快乐。
  之后便是漫长的等待,等她高中毕业,大学毕业!
  我们结婚那天,真的好热闹,到处都是人,认识的不认识的。我脑子里乱哄哄的,心脏一直跳的咚咚响。姥爷特地请了大红的喜轿,一直抬到堂屋才落轿,雅婷出轿门的那一刻,我的心差点就跳出来了。她的一张清丽白皙的脸上,小嘴边带着羞涩的微笑。我哆嗦着牵她下轿,我知道我这一辈子都会被她抓得紧紧的!
  繁琐的结婚典礼终于结束,费劲周折打发了那些闹腾的亲戚朋友,天渐渐的暗淡下来。亲人们陆续离去,妈妈最后在我俩的新房里,交待我不要让雅婷受了委屈,我自然是满口的答应,妈妈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房间。
  天已经完全黑暗,我俩在明亮的新房里对视微笑。一切都无需语言,我的小妻子扑到我的怀里,我紧紧的搂住她,甜甜的,狠狠的吻她,吻到她如同一团软泥。激烈的褪去她的衣裳,激烈的爱抚她,我在她赤裸的胴体上,从额头一直亲吻到脚尖。在温柔的进入她娇嫩紧窄的处子蜜穴后,我一边吻去她眼眶里甜蜜的泪水,一边冲动的抽插,直到把无尽的精射入她的体内!
  婚后的甜蜜不用细说,一年后我们的宝贝出世了,一个可爱的女孩。父母们的喜悦无法形容,小宝贝的一切都不需我俩操心,按我妈的话说,我们的任务就是去为宝贝打拼一切,家里的事就不用管了。
  托父母们的福,我们心无旁贷的打拼了几年,我俩在各自的单位都混得不错,也购买了交通工具,去年更是在长辈的帮助下,在市中心美丽的河畔小区,购置了一栋两层带小花园和车库的别墅。按雅婷的话讲,咱们这房子要是在那几个繁华的大城市,真的是要让人红了眼!
  那些美好的回忆真是是我幸福的源泉啊。
  一些意外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在意料之中的,那是2006年的夏天,那一天本来心情也不错,周末公司临时加班,不过原本要到下午才能完成的工作,在大家的激情工作之下,不到十一点就完工了。跟领导同事打过招呼,我驾车去了一个雅婷喜欢吃的小店买了些她爱吃的点心,愉快的往家里赶去,希望能给她一点小小的惊喜!
  我没有按响喇叭,停好车掏出钥匙打开家门。一楼没有雅婷的身影,只听到从二楼传来她咯咯的笑声。她在跟谁聊天?我想也许是她或者我的表兄妹?或者她那两个闺蜜?
  嘿嘿,我去吓吓她们!我把点心放在茶几上,轻手轻脚的摸上楼去。声音从书房传出来,我靠过去,从没有关严实的门缝正好看到雅婷的背影,她坐在电脑前面,我心里喔了一声,原来她在上网。
  她穿着居家的睡衣,左腿伸直放在地上,右腿蜷曲在旋转椅子上,左手扶着耳麦,右手拿着麦克风。聚精会神的神态让我好一阵发呆,直到她说了一句:什么啊,哪有那么夸张!然后又是一阵娇笑。
  我有些紧张——到底是怎么回事?雅婷到底和谁在聊天,这么开心?我想叫她一声,但心里患得患失,不知道在担心什么?
  我像个傻子一样退回楼下,拿起茶几上的点心,打开大门,站在门口大叫:婷婷,我回来啦!婷婷,在家吗?大约过了一到两分钟,婷婷才答应了一声。我站在门口心想:她在关电脑!我无比的好奇?她到底在和谁聊天!
  婷婷欢快的跑下楼,扑到我身上,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,开心的笑道:“哥哥回来啦,今天怎么这么早,不是说要到下午吗?”
  看着雅婷喜悦的小脸,我不禁在心里责怪我的患得患失!我顺势搂住她,在她娇艳的红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,笑道:“活干完啦,哥哥赶紧回来陪我的小宝贝啊!”
  雅婷快乐的接过我手里的点心,开心极了:“哥哥你休息一下下,我给你做点好吃的哦,啊,我最喜欢的桃酥,谢谢你哥哥。”
  看着跑向厨房的雅婷,我坐到大厅的沙发上,扯下领带,长舒了一口气,将脑子里一丝丝的不愉快抛到脑后!五分钟后,我的午餐端上来了,哈哈,鸡蛋面条!果然不出我所料,婷婷也只会做这个了!我接过面条,大口的消灭它们,雅婷坐在我旁边,两手拖着下巴,认真的看我吃她做的面条!
  三口两口拔完面条,往后一靠,叹道:“真好吃!”
  摸摸下巴假装沉思着:“嗯,吃饱了,现在做什么呢?”
  婷婷咯咯的笑着,收过碗筷去了厨房,一边笑道:“哥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呗。”
  我赶紧跟上去,夺过她手里的碗,在水台胡乱的冲了一下扔在一边,紧紧的搂住她的纤腰,叫道:“吃饱喝足,肯定要做那什么啦!”
  雅婷嘻嘻的笑着:“想做那什么必需先洗香香啦,哥哥你快去洗澡。”
  我叫着一起洗,一把拖着婷婷到了洗澡间。一边迅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,一边解开雅婷的衣带,婷婷躲闪着我的进攻,伸手打开喷头,低头看到了我硬挺的肉棒,一把捉住它道:“小坏蛋,洗个澡都不老实。”
  她这一抓,让我血气上涌,赶紧的草草冲了一下,抱起雅婷就匆匆的上楼进了卧室。将湿淋淋的雅婷扔到床上,我也湿淋淋的扑了上去。
  我狠狠地吻住那张让我留恋的小嘴,将舌尖深入,刷弄着她洁白整齐的贝齿,“嗯…”
  雅婷毫不示弱地用香唇裹住我的舌头,如同含着肉棒一样地套弄起那入侵她口腔的异物。我的双手也开始不老实了,从她的肩膀向前滑到她的前胸,手掌紧紧的揉捏她挺翘的乳峰。
  我的吻一直下滑,却略过胸脯,在雅婷腿间稍作停留,继续往下,一直到她脚尖。一手捧起她的脚踝,一手握住她的脚弓,把她细琢过似的玉足抬起,凑近了我的脸:“小脚先给哥亲亲好不好?”
  雅婷慵懒的笑着:“你有恋足癖哦!”
  “谁叫你那么迷人咧?我不止恋足,你身上我留恋的地方可多了。”
  反正马屁不会嫌多,何况我可没说谎。说着,我就从她的脚踵开始,轻轻的吻着舔着,还忍不住轻轻用牙齿咬了几下。脚板心太敏感,只是亲吻就让她咯咯直笑,在脚尖那儿倒是我大大肆虐了一番。
  我把雅婷的脚趾头依次含在嘴里,轻轻的吸吮着她珍珠似的趾尖、把舌尖伸进她带着清香皂味的趾间,“唔…”
  雅婷看着我的一举一动,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说道:“哥…你好久…没有这样舔人家…感觉好奇怪哦…”
  “感觉不好吗?”
  我起身伏在她胸脯上,把手再次伸到胸部。雅婷白皙的皮肤逐渐显现粉色,从颈根的平坦往下变成了缓缓升起的两座丘陵,乳峰上的皮肤像凝脂似的,我突发奇想的说出:“又白又嫩,看起来好像很营养的样子。”
  “嘻嘻…”
  雅婷笑的时候,嫩嫩的奶子也微微颤动着:“宝宝想吃奶啦?”
  虽然她是平躺在床上,但是她的乳房却只是因向胁下扩张而微微损失了一点高度,却更加的浑圆,双乳之间仍然看得出一道浅沟,而这样仰卧的一个好处是,雅婷的乳峰轮廓看起来特别圆润,在靠近圆心的地方,细白的肤色逐渐转为嫩红色,我仔细的欣赏着这对蓓蕾,雅婷的乳晕大约有一元硬币那么大,乳晕的正中央则是樱桃似的奶头,硬挺地竖立在乳峰上。雅婷显然已经处于兴奋的状态,因为她的那对奶头虽然没有被直接碰触过,却已经着实地勃起,诱得我几乎想马上凑上去“吸奶”了。
  我伸出左手,在雅婷平坦的腹部轻轻抚摸,由肚脐缓缓迂回而上行,渐渐接近她乳峰的底线,她轻闭上了双眼,胸部深深的起降,我把嘴凑到她的耳边:“妹妹呀,你是不是已经湿了?”
  雅婷闭着眼睛,只是点了个头。“嗯…”
  突然的轻呼是因为我用舌尖挑弄了一下她左边娇巧的乳头,一边慢慢舔拭,一边轻轻地对乳头呵着热气,而我的右手也同时托起她的右乳,故意不去触到乳尖,但却揉动着她肥腴的乳丘,那几乎触手即化、却又蕴含着丰富弹性的幼嫩奶子随着我的肆虐而浪动着。
  “嗯…哥…你不要…哼…光逗人…呵…嗯…”
  雅婷抱怨着我的迂回战术,然而我仍然抑制着自己的冲动,依然慢条斯理地用相似手法推揉着她的右乳。
  “雅婷妹妹…”
  我用嘴唇轻轻吸吮着乳头,然后再对着她悄声耳语:“这样吸你那对漂亮奶头好不好?”
  “唔…好…嗯…”
  雅婷无力的回答。
  我揉弄着她乳峰的手这时由她胸部向下身游走,滑过她光润平坦的腹部,当我的手指接近雅婷的下腹时,她发出了一声嘤咛,全身微微的颤抖着,但是我没有马上入侵她的阴阜,反而反覆地在她浑圆的大腿内侧游行,用手背轻抚着她光滑柔嫩的肌肤,弄得雅婷用有点沙哑的语音、颤颤地说道:“哥…不要…再逗我了…嗯…我…好湿了…”
  我闪电似的来到她的小腹处,在我将将将把嘴唇凑到她的蜜穴时,雅婷反射似的夹住了我的头。我双臂环抱住雅婷夹着我头部的大腿,如此一来,我的手指就可以放在她的阴阜上,左右拨开她肥腴的阴唇,我的舌尖沾满了雅婷带着淡淡咸味,光泽清澈的温热爱液,毫不放松地贴着她阴核快速挑动,弄得她不停发颤,我的手指得寸进尺地放在她柔软烫热的薄薄花瓣上,将她们拨开,暴露出粉色的内壁。除了小阴唇的外缘是淡棕的肉色,水汪汪的蜜穴里一片嫩红,小小的尿道口若隐若现,另外的一个洞口虽然大不了多少,但是却明显地是雅婷阴户里最忙碌的活动中枢。她的阴道口微微被肉瓣遮蔽,但是肉瓣却是上下分开两片微微外吐,那是我当年的杰作!雅婷处女膜的遗迹!因为兴奋充血,使得雅婷阴道口特别紧小,但是那小小穴口却一下下的微微张合着,清澈无色的液体则不断地溢出。
  “哥…进来…啦…”
  雅婷哀怨的呼着,我抬头看见雅婷的小脸蛋,只见她眉头紧蹙锁好像快哭出来似的,我心中一紧,也就不再忍心逗她了,赶紧跪在她的腿间:“妹妹,扶一下哥哥的鸡巴,帮我进去。”
  雅婷迫不及待地将右手伸入腿间,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夹起我的肉棒中段,将龟头着实地抵住了她的花蕊,我也就顺势向前挺腰,把龟头缓缓地塞入雅婷狭小的阴道里。雅婷闭上眼睛,脸上同时出现了苦闷和愉悦的表情:“哥哥,啊…老公…嗯…”
  我早已不再克制对抽插的向往,加上雅婷的鼓励,我刚一进去就毫不客气的猛力抽送,一下下地将阴茎几乎整只抽出,然后快速地将肉棒送回雅婷饥饿的蜜穴中,剧烈的动作加上阵阵快感,使我不禁喘息了起来:“嗯……雅…雅婷妹妹…这样……舒…舒服吗?”
  “好…好……舒服…用力…哥哥,狠狠的…插…呀…啊…”
  雅婷开始迷糊了。
  雪白的乳肉随着我的冲刺而颤动,不一会她的大腿根已经被我的撞击顶得泛红,阴阜间的细细绒毛被我带出的淫水弄得湿漉漉,而柔嫩的小阴唇则随着我的抽送而张合吞吐,发出“渍渍”之声。说真的,这样强烈的视觉会害我忍不住早早弃甲投降的泄出来,所以我只好试着分散自己的注意力:“雅婷…嗯…为…为什么…呀…要我…狠狠的…插…”
  “因…因为…我…好想要…要哥哥…嗯…干我…爱……”
  开始语无伦次的雅婷撑起上身,用涣散的眼神看着我。
  天啊!听了这种话我的淫欲更是高张,我看着雅婷双臂之间,悬着两只白白嫩嫩的奶子,正随着我抽插的节奏而颠动着。我认命的想着,八成逃不过早泄的命运了。我一边加快了抽插的节奏,一边伸出双手托着雅婷的双乳,让她被甩动着的乳尖来回摩擦着我的手心,她的那对奶头还是那样挺胀胀地像两粒熟透的樱桃。雅婷又躺下去,尽量地使得她的臀部高翘起来迎合着我,我急促的抽送和雅婷蜜穴里丰沛的溪流搭配出“渍渍”的轻快节奏,而且不时夹杂着我阴囊拍击着她后庭菊花处的声音,每当细微的“啪啪”声传出时,雅婷也会适时发出特别大声的呻吟:“嗯…哎…”
  大概是我触及了靠近她花心的g点吧!
  雅婷的纤长手指紧紧抓着床单,侧过俏脸贴在床面:“啊…插得…好深……对…对…用力…我…小…小穴…胀胀的…好……好胀…啊…”
  我的双手托着她的腰臀相接之处,上身直立地腰部拼命抽插:“妹…嗯…你…你太紧…我…受…不…了…”
  雅婷热呼呼的液体不停溢出,那娇吟声拖得长长尖尖地,她紧紧蹙着眉头,张着小嘴:“哦…哦…”
  然后她的呼声突然变成急急短促的:“啊……哥哥宝…宝贝…啊…呀…呀…”
  她蜜道里的阵阵收紧使我意识到:雅婷居然先我一步的了!
  我也无法自制的拼命做着最后冲刺:“啊…雅婷,妹妹…我…我要…射了…”
  在高潮之后,原来大声娇呼的雅婷喘着气,一时之间只能随着我的冲击发出“嗯…嗯…”
  的声音,但是一旦听见我即将射出,她便抬起头来,带着妩媚的微笑看着我:“…哥哥,哥…宝贝……射给我…乖…射在妹妹…小穴里面…”
  “唔……”
  我拼命的狠插几下,停止抽动,将鸡巴深深埋入雅婷小小的湿暖窄径里,硬到极点的阳具阵阵鼓胀着。
  “对了…嗯…我感觉到了…啊…哥…对…就是…这样…都射给我…射在我里面…”
  随着浓烈的精液阵阵飙入雅婷的阴户深处,我不禁微微颤抖,大腿根也微微抽搐着,我咬紧牙关,随着射精的节奏哼着:“嗯…嗯…”
  “啊…哥…你射得好多…”
  “嗯…你…你里面…在…吸…”
  的确,我感到雅婷的小穴有韵律的收缩着!
  我环抱住雅婷的细腰,把脸贴在她胸口上,在她阴道中的阴茎虽然射了,但是还维持着半勃起,不想退出来。雅婷的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,她轻轻的把我的脸捧住,低头来温存地吻我:“哥哥,你知道吗?我真的很爱你。”
  我闭起眼睛,享受着妻子温暖的怀抱和深吻,听到她这么一说,我的心头暖烘烘的,我撑起胳臂想起身。雅婷制止了我的动作,轻拍我的脑后:“别动,乖乖的!”
  我枕着她的乳房,缓慢的亲吻着眼前的乳头,不久便打了个哈欠,我尽力想维持清醒,但是不知不觉地就飘进了恍忽的状态,朦胧中熟睡了,紧紧地搂着老婆,连做了什么梦都记不起来……